央廣網仁川9月27日消息(記者莊勝春)據中國之聲《新聞縱橫》報道,在昨天的亞運賽場上,中國游泳隊完美收官、中國女足遺憾出局。那除了競技場上的你爭我奪,賽場外的情感流露也是體育的一部分。而賽後的混合採訪區,就是球員們抒發感受的第一地點。
  在昨晚的男子1500米自由泳決賽後,奪冠了的孫楊從泳池上岸,繞場半周後,從賽道旁的小門走出觀眾視野、走進混合採訪區,第一時間他說了什麼呢?
  孫楊:其實我以前一直是把他當成一個偶像目標來追趕,這是我心裡的實話。
  圍著的記者太多,現場太嘈雜,不知道你有沒有聽清。在按慣例首先經過的電視採訪區,他簡單評價了自己的表現後,主動面對鏡頭說:“祝樸泰桓生日快樂”,因為今天,是樸泰桓25歲的生日,在隨後的文字記者採訪區,他又做出了這一段“對方是我偶像,我很喜歡他這樣的表白。”
  他的這位偶像,本屆亞運沒能收穫金牌,1500米自由泳,更是與獎牌無緣。在這段表白之後,中國男子4×100米混合泳的小伙子們逆轉日本,拿到了本屆亞運的最後一塊、也是最有分量的一塊游泳金牌,樸泰桓也代表韓國再次出戰,幫助韓國獲得一枚銅牌。之後發生的事情,可能很多愛看八卦的朋友都知道了。在4乘100米的頒獎典禮後,孫楊突然手捧蛋糕出現,壞笑著把奶油抹到樸泰桓的臉上,成就了對方第一次在泳池邊的慶生。
  但是,混合採訪區不都是充滿著溫情。大家應該都吐槽過一些混合採訪區的記者採訪,覺得問的問題太業餘或者太殘酷。有的時候,運動員沒比好,本來就難受,記者又給補了一刀,大家心裡會默默念:you can you up,你行你來啊!當然,這樣殘酷的場景並不多見,但這兒的確是一個很現實的地方,比如,在這的記者大多是等大腕的,普通運動員就那麼靜靜走過,甚至記者們的目光都不會漂移。前兩天的羽毛球男團決賽,林丹的對手李東根走出賽場,被工作人員攔住,回身走進混合採訪區,繞了一圈卻沒人提問,又尷尬的走出,身旁的記者似乎都有點不好意思,都小聲說著:怎麼沒人問啊。還好,他快走出去的時候,來了兩位韓國記者,還算跟他留住了面子。
  當然,綜合採訪區也有趣事,比如前天我採訪中國男籃和中華臺北男籃的小組賽,中國男籃贏了球後,我趕緊往外跑,採訪去啊,結果,居然走錯了路,發現我走到球員通道里去了,記者同行們都在圍欄外面。而我卻在圍欄裡面,我把話筒往中國男藍的隊長周鵬面前一放,好嘛正對著一排同行、舉著相機,特別彆扭,還好這時候主教練宮魯鳴出來了,他匆匆走過,沒有接受圍欄外記者的採訪,這到便宜了我,一路跟著他問這問那,一直走到休息室。
  好了,說了混合採訪區的溫暖、殘酷、現實、樂趣,該說說最後一個主題了。傷感,昨天下午,中國女足0-1不敵朝鮮女足,亞運會首次無緣四強,在賽後的新聞發佈會上,主教練郝偉將輸球的責任攬在自己身上,說本場比賽是教練員的不足,隊員是好隊員,希望有個好的教練員能夠帶領這支球隊前進。雖然沒有正面說,但大家都猜想,這言下之意,是不是要辭職啊。發佈會後的混合採訪區,球員們就成了記者求證郝偉去留的信息源。
  記者:剛剛這麼長時間沒出來是不是恩裡面有個告別儀式什麼的啊?
  李影:沒有,就是做一些恢復洗澡什麼的,沒有什麼告別儀式。
  記者:郝教練有沒有說他準備辭職的問題?
  李影:沒有沒有,不清楚。他陪我們度過這麼久,其實我覺得我們進步挺大的,只不過我們還需要一點時間,如果他走了的話我們覺得心裡很難受。
  一聽教練想走,很多隊員把責任攬在自己身上,除了感情因素,李佳悅也提出了換帥對球隊可能帶來的影響。
  李佳悅:我希望郝指導留下來,因為他帶著女足走到今天,亞洲杯大家的成績都看在眼裡,然後我們的女足的表現大家都看在眼裡了。我覺得郝導真的挺好的。
  記者:如果換帥的話你覺得真的能有什麼幫助嗎?
  李佳悅:我覺得如果一個教練,那是最好就是一個教練帶下去。
  或許,郝偉的去留,光憑他自己或者隊員們說了都不算,但是那一刻的混合採訪去,留下了夾雜著失敗和離別的傷感。祝福她們吧。  (原標題:[亦莊亦諧話亞運]賽後採訪區的那些事兒)
創作者介紹

改建

uk74ukyem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